快捷搜索:  xxx  as

迷胡先出手了说完话的同时便向侯宇牙棒都是在

“杀!妈的!要是头儿死了,老子也他妈不活了!”
 
    “跟头儿走!上!慌个屁啊!上啊!”
 
    一时间,李林的做法带来了群情激奋,幸好李林早就知道,要掌控匈奴的兵马,带兵之人必需都是自己信任的人,而在这里,自己信任的人是谁,就是跟着自己逃出来的那300个兄弟,而如今李林这样做,那300个兄弟当然不会坐视不理,那样的经历历练过来了,众人早就已经忘却了生死,眼中只有李林,虽然没有跟血杀营一般,可以无条件服从李林的命令,甚至是让自己自杀,但是那300个奴隶照样可以为李林去死,只要李林有危险,他们都可以完全不要一切冲上来,而现在就是这样。
 
    都是带兵之人,当然是立即带领自己麾下的人马从了上去,在临泾的西门,因为本身战斗规模就不大,所以李林带领着人马快速的撤了下来,而在北门,有迷当,有王昌,所以那里的兄弟很难撤下来,而迷胡的大军已经飞速的接近了。
 
    “杀啊!”一声震天的嚎叫,只看到在李林的带领下,一伙毫无阵型的骑兵,不少人身上还带着伤,待见的血迹还是刚刚砍死敌人的时候留下的,而现在,他们要向对面的迷胡大军冲去…………
 
    “哼!”在马上的迷胡冷哼一声,立即喝道:“给我踏平他们!”说着,挥动自己的狼牙大棒,直接奔着最前面的李林而去。
 
    而就在北门指挥的去卑,好不容易撤了下来,还在暗叹自己很幸运没有摔死的时候,忽然看到李林带领人马奔着迷胡的援军冲去,去卑对于李林的感情,甚是比剩下的那些300个奴隶还要强,立即怒吼道:“头儿!”
 
    但是这样的大叫,当然是叫不回来李林的,去卑立即飞跑而去,因为己方的战马实在是距离太远,去卑甚至直接用跑着向了辽东队伍跟去,身后的士兵大惊,立即叫道:“大单于!大单于!”
 
    当然了,去卑的叫喊叫不会李林,这些人又怎么能叫回去卑呢,“勇士们,跟随着大单于!冲啊!”
 
    “冲啊!”
 
    城下的匈奴士兵,也疯狂了,虽然是刚刚撤下来,好不容易活了下来,筋疲力竭不说,这些人更是对前方的迷胡的骑兵大阵打怵,但是自己的单于竟然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自己身为匈奴族的勇士,自己可以落下,自己可以让自己的单于陷入危险之中。
 
    为何胡人的军队往往那样的勇猛,因为他们有着坚定的信仰,无论是好使坏,就算是纳粹法西斯,还是共产主义,这都是信仰,没有信仰的军队,战斗力是绝对提升不起来的,幽辽军为何威震天下,正是因为李林给他们建立的信仰,李林在他们眼里正是神一般的存在,而胡人的军队呢,自己的大汗,单于,大王,加上天神,那就是自己的信仰,虽然每一个单于都是用很黑暗的手段才到了那个位置上来,但是只要他是你的单于,你就要无比的尊重,就要去保护和拥戴,而单于有了危险,你就要奋不顾身的冲过去。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个军队的统帅处处胆怯,没有身先士卒的胆量,那么就算是给他一个现代化的高科技部队也是白搭,就在这临泾城下,李林的做法,带动了去卑,而去卑的做法,则是带动了所有的匈奴的士兵,所以就看到刚刚从临泾城头上撤下来的匈奴士兵,竟然又一个一个的冲向了杀过来的骑兵,而城上还没有撤下来的,甚是还着急要撤下来,因为他们现在的目标已经不是这座城池,或是跑下去活命,而是要跟随自己的大单于…………
 
    就看到临泾城下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发生了,每一个士兵就像是赶场一帮,刚刚都城头那个场子上赶下来,而就要立即奔向下一场,而他们的场子是战场,他们搏的是性命。
 
    “哈!”就在最前沿,李林已经和迷胡碰撞到了一起,迷胡的狼牙棒高高飞起,便压了下来,李林薄薄的林刀怎么抵挡,就看到迷胡的狼牙棒就顺着迷胡而来。
 
    “砰!”一声巨响,幸好李林身边有着血杀营将士的保护,血杀营的将士赶紧将盾牌伸了过来,挡在了李林的身前,挡住了李林的一起,而李林都可以明显的听到为自己挡住这一棒子的两个血杀营士兵的闷哼声。
 
    能够让血杀营的士兵赶到痛苦,可看这一击的力气是多麽的大,李林立即喝道:“快合力杀死此人!”这还用说,此人不是个将军也是个头头,李林怎么会放过,立即让周围的血杀营将士围上来,将此人击杀,以刺激东羌援军的军心。
 
    “呵呵!好!”迷胡可是很爽,没想到自己势大力沉的一击竟然被挡了下来,迷胡自认为自己东羌无敌手,一听李林的话,自己都感到可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杀我!来吧!”说着,狼牙棒横扫,李林跟进仰过腰来,躲了过去。
 
    迷胡一横狼牙棒喝道:“今天你们都要死!”一声报吼,狼牙棒在此会了过来…………
 
    而其他的东羌骑兵当然也是于匈奴的骑兵碰撞在了一起,一个是战场上刚刚跑出来的匈奴人,一方是刚刚疯狂赶路杀过来的东羌人,都尼玛不容易,不过毕竟是厮杀,匈奴人的体力要逊色不少,但是东羌人没有经过厮杀,身上虐气不足,匈奴人身上虐气正浓,又何尝不是优势呢?
 
    但是人数的差距体现了出来,李林本来带领的人马就不多,雄鹰,白虎两个最强的部被拍了出去,土狼部被散了出去,打探消息而保护营寨,青牛部更随马超在平定西羌,剩下的,出了妖狼部也就是卡夫罗的红狮部能够上的了台面了,也正是这次的主力,但是就这样,撤下来的人马,能有多少,大部分都已经死在了迷当的挤压之下,惨烈的从城头上掉了下来,或是被扔了下来…………
 
    但是士气不能减少,李林和血杀营将士躲避迷胡锋芒,赶紧后撤,一名血杀营将士立即弯弓搭箭,在马上飞速发出一箭,迷胡一惊,赶紧回身躲避,躲过了箭矢,随即还笑道:“呵呵呵!好身手啊!在马上的箭法如此了得!”
 
    血杀营一出手,那还用说,但是面对迷胡那样轻松的语气,李林更加的惊讶,此人到底是谁,但是不管是谁,定然是个厉害的人物,李林立即道:“林刀没有狼牙棒长,争取贴身击杀!”
 
    “喝!”血杀营将士一声齐吼,立即冲杀过去。
 
    “哈哈!好胆!”迷胡大笑一声,立即迎上最先冲上来的三个血杀营将士,而另一名血杀营将士则是弯弓搭箭,血杀营为了取胜是不择手段的,只有李林和侯宇的命令,没有任何的道义而言,所以他在等待着放出一支之名的冷箭,击杀迷胡…………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临泾血战(5)
 
    “呼……呼……呼……”狼牙棒虎虎生风,在迷胡手中犹如无物,可见迷胡力气之大,立即跟三名血杀营士兵战做一团,而周围的东羌人一看迷胡受到围攻,当然也是立即包围了上来,李林立即带领手下将士与东羌人站到一起。
 
    双方冲锋之后相撞,混战,又是混战,骑兵对骑兵,没有步兵回见交战的你死我活,但是只要你从战马之上跌落下来,那么也就代表着你的生命的结束,你会被敌人的,自己人的战马马蹄踩死,而李林一方明显人数上不占优势,后面的去卑也带着众人赶了过来,而迷胡身后,也是越拉越多的人马冲了过来,刚刚在临泾城头结束的战场,又转移到了临泾城外,依旧是硬碰硬,没有任何的战略战术。
 
    “妈的!”李林看着越来越多的东羌人,很是苦恼,回身看到匈奴人的士兵只要是可以活着的,都已经撤了下来,而再看前面还在跟死五个血杀营将士缠斗的迷胡,李林暗暗说道:“不能,不能刚刚从城头拔了出来,又陷到了这里,要是迷当派人从城内杀出,就完了!”
 
    不能有丝毫的停顿,两面夹击之下,李林这边几乎没有胜算,李林立即吼道:“不要缠斗,立即撤退!”
 
    撤退?那里是那么容易的,迷胡人马充足,迷当更是兄弟连心,一看迷胡杀到,匈奴军队撤出来,便知道自己要两面夹击,都不用王昌的提醒,便立即下令冲出临泾。
 
    眼看着李林就要再一次被迷胡,迷当兄弟俩包围其中,只看到东南方地平线上,飞速冲出来一直黑影,黑影逐渐的扩大,扩大,原来是一队黑色的铁骑,夹杂着浓厚的煞气而来,还能是何人,正是从老垭口赶到的侯宇,恶魔已经钻出了地狱,伸出了沾满血腥的利爪,而还在寒战的东羌人,还不知道。
 
    “杀啊!”一声嘹亮的嚎叫,血杀营加入了战团,东羌人怎么可能挡得住血杀营的黑色铁流,侯宇一马当先,直奔中央,因为那里便是李林所在,李林身边的血杀营将士所穿黑甲很是显眼,所以侯宇早就已经发现李林所在,自己安排在李林身边的血杀营将士,定然是死也不会离开李林的身边,无论如何,侯宇好不容易找到了李林,怎么会让他发生危险?
 
    “哈!哪里走!”迷胡大吼一声,狼牙棒急转,将血杀营逼开,直扑李林,李林一直被众人保护,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人定然不是一般人,迷胡当然是没有什么擒贼先擒王的意识了,不过他却是知道,将这个大人物拿下,自己到了大哥的面前可以邀功,加上自己这一会救了大哥,大哥肯定会好好奖励奖励自己。
 
    就看李林正在血杀营的护卫下向北方撤去,但是哪里是那么容易,而迷胡甩开围攻自己的血杀营将士,狼牙棒夹杂罡风,已近李林的后背。
 
    “主公小心!”一听到一声大吼,身旁的血杀营将士一个飞身,胳膊顶着盾牌护在了李林的身前。
 
    “砰!”一声巨响,迷胡的狼牙棒跟血杀营的盾牌碰在了一起,血杀营的将是因为身体处于悬空状态,余力为消,一下子就撞在了自己身后要保护的李林后背上。
 
    “噗!”李林只感觉一股巨力打在了自己的后背上,血杀营的士兵身上的黑甲当然是也是有棱有角,一个重击,直接打折李林的几根肋骨,李林只感觉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口献血。
 
    “砰!”又是一声巨响,两个来回下,那个用身体挡住李林的血杀营将士掉落下来,到了地上,而李林呢,也是吃痛之下,伏在马背之上,想好李林还有意识,没有晕过去,受伤拍着战马,让战马快走。
 
    “哪里走!”迷胡一击未中,顺势一甩狼牙棒便是第二击,李林哪还有能力逃走,而一旁血杀营将士更是被其余东羌士兵逼退。
 
    “嗖…………”只看一支箭矢穿云过雨而来。
 
    “砰!”
 
    “啊!”
 
    一声脆响,一声怒叫,伏在,马上的李林只听到身旁一股凛冽的罡风划过,“砰!”随后自己的身边的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坑的上面正是迷胡的狼牙棒。
 
    只听一声冰冷的声音,带着强大的穿透力而来,“护送主公离开!”
 
    “奶奶的,刚才是何人射的箭矢!”迷胡脑袋转不过弯了,一提狼牙棒,立即骂了出来,竟然不去追李林,而是回头找到刚才射箭之人。
 
    而就在迷胡不注意的时候,迷胡的身后忽然窜出来一群黑甲骑兵,四周跟匈奴人交战的东羌人瞬间惨叫连天,不是被杀,便是被逼退,黑甲骑兵立即护着众人撤退,而所有人黑甲人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漏出来眼睛,只有一个人,正在愣冷冷的看着迷胡自己的人,没有带面具。
 
    “就是你射了箭?”迷胡这个傻小子立即指着眼前之人吼道,刚才自己眼看着就要得手,忽然一支箭矢射来,打在了自己的狼牙棒上,竟然生生的将自己的狼牙棒打偏,而箭矢也是应声而断,这样也就导致了迷胡失手了。
 
    射箭之人还能是谁,当然就是疾奔而来的侯宇,血杀营直直的插进来,但是要赶到李林的身边何其困难,侯宇见到李林危险,只能在马上一边疾奔,一边弯弓搭箭,用箭矢救了李林一命。
 
    只看侯宇面目表情的看着迷胡,迷胡怒喝了一声,道:“你不回答就是你了!娘的!好大的力气!来吧!我看你有什么本事!”
 
    高手是孤独的,虽然迷胡是一个250,但是他的本事在整个东羌都没有遇到敌手,加上迷胡这个人是一个武痴,就是喜欢打打杀杀,没人敢和他做对手,迷胡当然孤独,刚才四五个血杀营将士围攻迷胡,迷胡竟然还能奋力击退血杀营的将士,可见其的勇武,而迷胡刚才用尽全力挥出的狼牙棒,竟然被射来的一支箭矢击偏,迷胡愤怒之下,当然也会对这个箭矢的主人产生极大的兴趣。
 
    “来吧!”冷冷的一声响起,同一时间,侯宇立即策马而动,先下手为强,血杀营是无底线的,既然你是敌人,那么你死就是我最大的乐趣,所以侯宇没有给迷胡反应的时间,直接挥着林刀奔着迷胡杀了过去。
 
    “喝!好家伙!”迷胡也是咧嘴一笑,先过来就先过来,自己干嘛要惧怕你,迷胡对自己的本事十分的自信,狼牙棒一挥收回手中,下一刻,迷胡胳膊急抖,一个甩腕,就看到狼牙棒竟然跟一个炮弹一般,直直的冲了出去,迎向了侯宇的林刀。
 
    “当!”一声脆响,侯宇当然知道林刀乃是胜在轻巧,不能跟这样笨重但是有蕴含巨力的狼牙棒硬碰硬,一个闪身,在狼牙棒的身上一旁,便策马变动方向,奔着迷胡身侧而来。
 
    快!何其的快,就在一个瞬间,侯宇便杀到了迷胡的身侧,迷胡这个东羌第一也不是盖的,反应极快,看到侯宇的虚影杀了过来,赶紧一个身上,狼牙棒的尾巴还在自己的手上,赶紧打了出去。
 
    “刺啦……”一个撕裂的声音,侯宇从迷胡的身边错开,而迷胡也是赶紧转身,狼牙棒飞出,极大侯宇的后背,但是侯宇的动作何其迅速,早就已经策马飞出,到了安全的范围。
 
    “呼!”迷胡呼了一口气,看看眼前的侯宇,而侯宇也在冷冷的看着迷胡,在看迷胡的胳膊上,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流下来了点点血迹,可见伤口不深,这也是因为迷胡身上披着了一层兽皮的缘故,而狼牙棒的尾巴击出,侯宇不敢接近,碍于林刀的长度,只能够划开到了这个程度。
 
    一个照面,侯宇以快破力,胜了迷胡一筹,而迷胡也是不惧,战场上只有你死我活,哪有打了多少回合,很是无所谓的看了看胳膊上的伤口,迷胡这个250竟然笑了出来,道:“哈哈!好!好!真好!你竟然伤到了我!有点意思!接着来吧!”
 
    这一次,迷胡先出手了,说完话的同时便向侯宇杀了过来,刚才迷胡的狼牙棒都是在单手拿着,而这一下,迷胡用两只手向侯宇杀来,而脚下紧紧的夹着马腹,在没有马镫的情况下,迷胡竟然还可以用双腿控制马匹,可见其骑术,也说明了胡人马上为家的实力。
 
    “嘿!”侯宇吐了吐气,随即狠狠一提气,一夹马腹,改变方向,从迷胡的左边画了一个弧线,顺便抢了一把东羌人的长矛,一手为矛,一手为林刀,也是双腿控制战马,奔着迷胡杀来。
 
    这样的招数迷胡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嘴角上挑,随即一咬牙,闷哼一声,双手法力,一招力劈华山,狼牙棒奔着侯宇就砸了过来。侯宇不紧不慢,竟然没有顾忌已经接近自己头顶的狼牙棒,而是弯下腰,长矛迅速探出,直奔迷胡紧紧的架在马腹上的小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