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要不你张嘴我看看是不是烫出水泡了小时候听只

 林疏影气喘吁吁的倚在第五棵柳树上,发芽的柳枝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她说,“宝贝儿,我觉得五香鱼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吴相宇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却是酷酷的命令,“以后不准那么叫我。”
 
    林疏影故意说,“可是我听你同学都是这么叫你的,不是只有朋友才会这么叫的吗?”
 
    “我是说前面那个。”吴相宇声音大一点儿的提醒。
 
    吴相宇走在前面,林疏影跟在后面,她仔细的想了想,笑笑,多少有些赖皮,“可你就是我的宝贝儿,心肝宝贝。”
 
    十字路口,红灯,吴相宇很不开心的叹了口气,“脸皮真厚。”
 
    呃……妈妈是孩子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孩子不都是会抱着妈妈的脸幸福的亲一口吗?
 
    林疏影蹲下身子,拿起他的小手放在她的脸颊上,“那你摸摸,是不是真的很厚?”
 
    “……”绿灯亮,有行人开始过马路,吴相宇甩开自己的手,一句话没说,一点儿反应没有,自己开始过马路。
 
    林疏影忧伤的凝着他小小的背影,好像对他说一百万个对不起,都是她不好。
 
    所以,那就脸皮再厚点儿吧,只要他不拒绝,她要给他满满的爱。
 
    追上他,主动的弯身拉住他的小手,大手牵小手,一起过马路。
 
    到了医院门口,母子俩被前面的一辆车挡住路,只能站在旁边耐心的等一会儿,就这时,他们同时看到另一辆熟悉的车从他们眼前开进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那辆车的车窗是开着的,主驾驶上那个人的侧脸很熟悉,在他们都还在疑惑不解的时候,同时回头看一眼那辆车的车牌号,真的是吴子洋的车,那么说,刚才车里那个熟悉的侧脸,也是他?!
 
    母子俩四目一对,仿佛都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个爸爸,需要好好照顾照顾。
 
    吴子洋停下车就赶紧往病房跑,下午本来是想出去透透气,结果一到公司就一堆事,特助出差也没回来,会一开,差点过了时间,心里碎碎念着,千万被穿帮。
 
    乘电梯的功夫就打电话给护士,问一下那母子有没有回病房,然后让她感觉准备好葡萄糖给他输液。
 
    医院的电梯总是很挤,站在前面的吴子洋怎么会知道,在后面还有一对母子正暗中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只原本该打着石膏的手完好无损,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动作习惯性保持的很帅。
 
    所以说……他真的是个骗子。
 
 第377章 妈妈讲的故事
 
    林疏影和吴相宇踏进病房的那一刻,吴子洋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心里却是想着,一定是刚才跑太快,腿有点儿抽筋。
 
    “你们回来了?”吴子洋他们回来,笑脸相迎。
 
    吴相宇把书房放在床头边的柜子里,抬头看他一眼,“要喝水吗?”
 
    吴子洋觉得这儿子外表冷酷内心却是温暖的很,刚一放学就惦记着住院的老爸,真是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说起喝水,他的确也渴了,就点了点头,“让那个阿姨帮我倒吧。”
 
    阿姨,就是林疏影喽。
 
    林疏影从吴相宇手里接过杯子,加水的时候故意热的多一些,他吴子洋不是手残吗,不能自己端着水杯喝水,因此只能有人喂。
 
    林疏影端着水杯喂他喝,还刻意的提醒一句,“稍微有点儿热,你慢点儿喝哈。”
 
    现在的吴子洋心里可美了,儿子懂事,媳妇还对他这么好,早知道假装受个伤能剩这么多事,他之前还瞎折腾啥。
 
    “噗嗤……”那么满足的喝了一大口水,全喷出来了,烫的他舌头都麻了。
 
    而林疏影和吴相宇是早有预备的,根本就没让水溅到他们的身上。
 
    “这那是有点儿烫?”直接是热水吧。
 
    林疏影赶紧道歉,“真的很对不起啊,我刚才试了一下的,没想到会这么烫。”
 
    吴相宇坐在一边看妈妈故意整说谎的爸爸,有点儿想笑,但他好像是太久没笑,根本就不会笑。
 
    林疏影看着他嘴巴都不敢闭紧,“要不你张嘴我看看,是不是烫出水泡了,小时候听家人说,只有爱说谎的人喝水才容易被烫到,你这怎么还烫着了呢。”
 
    吴子洋听她这么一说莫名心虚,没有张嘴让她看,反而怪她,“是因为你才烫着的。”
 
    林疏影假装很不好意思的垂着脑袋,“真的很抱歉,看你这样子,晚餐也不能吃了。”
 
    “为什么?”吴子洋觉得事情的发展有所不妙。
 
    坐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吴相宇说,“回来路上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晚吃麻辣香锅。”
 
    “你一个小孩子吃什么麻辣香锅,换一种。”
 
    “不要。”吴相宇坚定的摇头。
 
    吴子洋把目光看向林疏影,林疏影难为情的看着他,“我听相宇的,要不,我们回来的时候帮你打包点儿吃的。”
 
    吴子洋想了想,既然能给她打包,那也行,“好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