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而是速度不减的对着九幽黄泉掠去

 听得凰天那冰冷喝声,妖暝的面色也是缓缓阴沉了下来,今日之事,看来是决然无善了了……
    地脉之外,那凰天声音一落,也不再多说丝毫的废话,周遭空间一阵波荡,他的身形便是直接对着九幽地冥蟒总部深处的九幽黄泉暴掠而去。
    见到凰天居然如此猖獗的要硬闯,不少九幽地冥蟒族的长老都是面色铁青,这般举动,可是当着那无数人的面扇他们九幽地冥蟒族的耳光!
    “凰天,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可是我九幽地冥蟒族的地盘!”
    身为族长,妖暝此时此刻也必须站出来,他身形一闪,便是面色阴沉的出现在了那凰天之前,怒喝道。
    “妖暝,你与萧炎暗中联手,偷袭我族中强者,此事本王可记在心中,今日你若是再敢阻拦,那便体怪本王不念与你族中以往的旧情!”凰天面色漠然,一对金色双瞳,冷冷的注视着妖暝,旋即身形一闪,就欲将其越过。
    “久闻凰天族长实力超绝,今日便让我妖暝前来领教一番!”
    妖暝眼神一寒,这种时候,也顾不得与凰天之间巨大的差距,一声冷喝,蕴含着恐怖劲风的一掌,便是带着一阵阵低沉的音爆之声,对着凰天怒轰而去。
    “螳和谐臂当车,不识好歹!”
    见到妖暝竟然敢动手,那凰天的面色也是彻彻底底的阴寒了下来,修长的双指随意一弹,一道金光羽毛便是暴掠而出,旋即快若闪电般的与妖暝凌厉掌风轰在一起。
    “嗤!”
    两者相触,凌厉的掌风,几乎是一触既溃,那道金光羽毛就如同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一般,不仅轻易的撕裂开妖暝那凌厉掌风,更是在其那比金石还要坚硬的手掌之上,留下了一道半寸长的伤口血痕。
    一接触之下,竟然便是负伤,妖暝面色也是一变,那伤口之处,金色能量宛如毒液般的迅速扩散,令得手掌那一片的肌肉,都是麻木了下来。
    “本王要杀你,易如反掌。”
    凰天的身形,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妖暝面前,冷漠的金光眸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旋即袖袍一挥,妖暝便是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嘭的一声,直接将其生生震得倒射而下,最后狠狠的射进一座山峰之中,顿时山崩地裂
    “族长!”
    见到妖暝竟然不是凰天的一合之将,那些九幽地冥蟒族的长老面色也是一变,旋即心中涌上许些暴怒,凰天此举,简直就是在羞辱他们一族!
    “跟他们拼了!”
    一些脾气火爆的长老,立刻便是满脸愤怒的冲上天际,然而还不待他们出手,那凰天便是冷漠的一挥衣袖,可怕的金光横扫天际,轻易的将这些长老全部震落天空。
    “还有谁?下一次,本王不会再留情。”
    凰天一人傲立天空,金光宛如风轮一般在其周身呼啸,整片天空,唯有他一人能够站立,其余九幽地冥蟒族的所有强者,都是根本无靠近其身体百丈范围,五星斗圣后期的恐怖实力,展露无疑…
    听得天空上那淡漠的声音,不少九幽地冥蟒族的长老都是面色涨紫,羞辱,这凰天完完会全就是在羞辱他们!
    “嘎吱!”
    妖暝从山峰碎石中挣扎着爬出来,也不管嘴角桂着的血迹,他目光血红的盯着天空上凰天的身影,双拳犹如暴怒,捏得嘎吱作响。
    “结葬!”
    森冷得宛如刀锋的声音,从妖暝牙齿缝隙中传出,顿时间,杀意滔天而起。
    “是!”
    听得妖暝的话,那所有的九幽地冥蟒族长老都是面色阴寒的齐齐应喝,旋即只听得一阵阵破风声响起,起码将近百道身影掠上天空,彼此之间,隐隐间透着一丝丝的玄奥。
    “盘蛇大阵!……
    伴随着众多长老齐声怒喝,一道道光柱顿时自他们体内暴涌而出,最后彼此间互相连接,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天空上,一个足有千丈庞大的阵,便走出现在了众多目光之中,那隐隐间自大阵之中弥漫而出的恐怖威压,令得不少人略微的有些变色。
    “盘蛇大阵……”
    天空上,凰天眉头微微一皱,这大阵的名头他自然也是听说过,当年九幽地冥蟒族依靠着这大阵,可是剿杀过不少实力超强的强者。
    “大阵倒是不错,可惜没有一个能够看上眼的阵眼。”凰天淡淡的道,说着话时,他的目光,也是瞥向了那投身于大阵中心位置的妖暝。
    “嘶!”
    对于凰天的话语,妖暝却是面色阴寒的选择无视,手印接连变幻,一道光柱从其体出,最后射进大阵之内,顿时,整个大阵,都是在此刻轰隆隆的颤抖了起来,无穷的能量光芒在大阵之中扭曲凝聚,最后化为一条数千丈庞大的巨蛇,巨蛇浑身弥漫着古老的气息,显得威势极强。
    “结天凰古阵!”
    就在那巨蛇出现时,那远处天空上,天妖凰族的诸多强者,也是迅速分错而开,旋即在一道整齐大吼声中,一道惊天动地的唳声,也是响彻在了这天地之间。
    随着这道唳声响起,一道体积丝毫不弱于那巨蛇的巨凰,也是振动着千丈巨翼,以一种遮天蔽日之样现身而出,旋即便是与那巨蛇对恃起来。
    见到天空上这般震撼对恃,这地脉周围那一道道目光也是倒吸着冷气,显然他们都是未曾料到,这双方的强者,居然将各自的镇族大阵都是给施展了出来……
    天空上,凰天目光平静的扫了一眼恒立在前方的巨蛇,身形一动,便是化为虹芒对着九幽黄泉掠去。
    “杀!”
    见状,那妖暝顿时一声怒吼,那由诸多长老齐力凝聚的通天巨蛇,巨大的蛇尾一甩,顿时那片空间齐哗哗的骤然爆裂而开……
    面对着这a*pO等恐怖声势的攻击,那凰天眉头只是微微一挑,却并未出手对抗,而是速度不减的对着九幽黄泉掠去,而就在那巨尾即将轰中其身体时,后方天空,猛的传出嘹亮的唳叫之声,一道宛如金光所凝的巨翼穿透空间而来,与那巨蛇撞在一起
    “嘭!”
    天空之上,恐怖的气浪扩散而开,而那凰天,身形几个闪烁,却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直接出现在了那九幽黄泉所在的上空。
    “混蛋!”
    见到竟然让凰天顺利闯过去,妖暝顿时大怒,刚欲指挥巨蛇调转攻击,那由对方大阵所凝聚而成的巨凰却是飞扑而来,对着他们展开了凌厉的攻势,让得他不得不赶忙收神对付。
    在妖暝等人被妖凰族的强者缠住时,那凰天淡漠的目光,却是投向了下方的九幽黄泉,如今的黄泉水面,已是化为了一层层极为厚实的坚冰,极其阴冷的寒气,源源不断的从中涌出。
    “这萧炎的女人倒也不凡,竟然能够在这种地方修炼……”
    凰天的眼中,掠过许些诧异,这九幽黄泉,他虽说能够来去自如,但也不敢就呆在里面修炼。
    “先把她抓出来再说。”
    凰天目光微闪,伸出大手,对着下方九幽黄泉狠狠一握,那湖面上厚实得无比的玄冰,居然直接是寸寸爆裂而开,最后在一连窜砰砰的声响中,炸成了一团团的冰雾。
    随着玄冰爆裂,下方再度涌现了九幽黄泉的湖水,凰天眼睛微眯,隐隐间仿佛是能够感觉到那自黄泉之底渗透而出的一种奇异威压。
    “给本王出来!”
    凰天并未有太多的迟缓,眼中寒芒闪烁,大手一抓,那九幽黄泉便是犹如泛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一道道水柱居然是生生的被凰天抽离而起,一时间,这片天地间,数十道巨大水柱冲天而起,倒是显得极为的壮观。
    妖暝望着那被凰天搞得天翻地覆的九幽黄泉,心中也是暴怒异常,但他却是被拖得丝毫动不了身,当下心中只能祈祷彩鳞不会受到什么干扰,虽然他也明白这是异想天开,照凰天这么搞下去,迟早会真的将彩鳞从黄泉之底抓出来……
    “萧炎兄弟,答应你的事,我恐怕是无完成了……”
    凰天面色漠然的望着九幽黄泉,现在的黄泉已经出现了一个深达其底的漩涡,目光透过漩涡,望向最深处,似乎能够看见一道倩影。
    望着那若隐若现的倩影,凰天再度伸出手掌,掌心吸力暴涌,然而就在他欲将那道身影从黄泉之底扯出来时,其手臂突然一抖,猛然抬头,只见得那天际之边,一道身影宛如奔雷般的暴掠而来,在那道身影暴掠间,一个足有千丈庞大的虚影,也是跨空而来。
    “哼!”
    愤怒而低沉的奇异音节,猛然降临这片天地,可怕的灵魂音波,也是以一种恐怖得无形容的速度,狠狠的轰在了那措手不及的凰天身体之上。
    “嘭!”
    面对着这等凶悍的灵魂音波冲击,那凰天的身形,直接倒飞而出,沿途撞毁了数座山峰后,方才狼狈的稳下身来,但那响彻天地,并且随之而来的冰冷喝声,却是让其一张面色,变得铁青了下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